豪猪养殖官网怎么样

豪猪养殖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说说这些年,我见过的奇葩

发布时间:2019-06-10

说说这些年,我见过的奇葩

  其实,在同事眼里,我才是奇葩。

  先说说,这些年,我身边的同事们。

  两年前,我饱受她的嘲讽。   当年,刚到公司,继续前任失败的工作,公司新开辟的业务。 然而,凳子还未坐热,就开始接收各种冷言冷语。

  “跑到中国买这种产品,除非他们脑子进水了”  “让孩子学英语,肯定找专业的老师;懂点英语就去教人,不是误人子弟吗?”  “90年代的那些事,我们不知道;你跟我们不是同一个年代的,我们跟你有代沟”  “我们应该差不多吧?你哪年的呢?”---“不告诉你,反正跟你不一样,我们有代沟”  事后知道,如她所说,我和她确实有代沟,我确实比她老,老了三四岁。   俩月后的一天下午,不堪重负,加之我心情本就不佳,一怒之下,我敲开了老板的办公室门。   “J总,新人来了,现在的办公室确实有点挤,我还是搬到隔壁去吧?”(这其实是她的提议,喊了几次)  “你也知道,她现在有孕,一个月后就得休假,新人业务不熟,有些事需要你帮忙照看”(非我工作范畴的事)  “必要时我会照看的,只是我觉得不太适合”  “怎么了?是JD说你什么了吗”  老板果然是老板,一下就看穿了;不争气的我,眼泪哗一下就掉下来。   “不是,是她”我坦白。

  老板不知道,这俩月的冷潮热讽,其实我真的已无法承受,忍无可忍了。   当然,我也深知,办公室的这点事儿,不好跟老板说太多。   简单两言语之后,结果就是,我乖乖继续回到原办公室的那个最后角落间。

  好吧,再坚持挨这一个月。   她的奇葩之事二,带儿子进办公室,三岁熊娃,一个月总有那么几次。

  首先,即使有诸多不满,工作时间,办公室开着动画片,熊娃这里那里上蹿下跳,喊着叫着;除了在心里狠狠的怒着,咱啥也不敢说,啥不敢问,一如往常平静。   作为公司新人,作为孩子长辈,还得学那俩同事,客气地拿着小食,亲切地叫其小名,假装很欢迎这个小家伙的到来。   她的奇葩之事三,自己扬言:公私分明,泾渭分明。

  “下班时间别找我,谁打电话都不接,短信也不回。 这是我的私人时间懂不懂”  “JD,有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推荐啊。

最近热门的我都看完了”(这是上班时间)  “我事情都做完了,老板现在也没交代任务,不看电视干嘛?”  “JD,这事得你自己去,不好交给外人”(当时办公室就我们仨)  可能有人会说,她肯定是老板亲戚,然而确实不是。

  也可能有人会想,她肯定总有优点,不然老板是傻×。 是的,这点我承认。   没有比较就不知优劣。   她走后,新人把报表搞的一塌糊涂,张冠李戴的事时有发生,被老板批斗也不是一次两次。 不要说像她的前任那样有闲暇看电视,就连工作时间内都没法按时完成任务。   作为旁观者,不知是她临走前没有交代清楚,还是新人没有学会。

  临走前几天,她经常在办公室扬言“脑子进水了才回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 。 。

  你以为故事到此结束了吗?并没有。

  期间,她回来过几次。   有一次,她刚离开,财务就急匆匆的来到我们办公室,小声嘀咕“老板对她真是好哦,这几个月的产假工资,全都一分不扣的给她了,社保全扣公司的,她自己的没扣”  在我们这个小镇上,大多数企业,产假工资都会先扣掉社保部分。

  临走前,她明确过,不会再重回岗位,除非脑子进水了。

  真的很不明白,老板为何如此器重她,器重一个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二胎妈妈?虽然她可以把工作做好,但私以为,一个处理报表和售后服务的文员,应该无需太多技术含量吧?  后来,我明白了,老板很会做人。

  一年后。   她又回来了。

她可以返回,应该也有我的一份帮助吧。

只是,她可能不知道。   也许是新人真的业务不强,也许是公司业务增长不少。 总之,老板想再招一个。

  然而,俩月过去了,还没有合适人选。

  不是老板嫌弃她们,就是她们嫌弃我们,离市区太远。

  一天上午,办公室就我一人,老板走进来,一直坐那儿,愁眉不展闷闷不乐。   经过一年的努力,老板似乎认可了我的能力,竟主动开口诉说招人事宜。

  我想起来,前几天,车间同事说,她最近也一直在找工作。

我这人有个尿性,就是好管闲事,好了伤疤忘了疼。

  “J总,要不要让她回来呢?”  “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总不能经常请假回家看孩子吧?”  “我听说,她最近一直在找工作”  “我知道,网上看到她的简历了”  “她之前在公司做了这么多年,应该很熟悉”  第二天,她来了,面见老板之后高高兴兴地走了。   她刚走,老板叫我去他办公室。

我一脸诧异。   该叫的,不应该是一年前接任她的新人吗?  该安抚的,不应该是那位同质工作的新人吗?  叫我干什么?  “Z啊,她回来工作,你没关系吧?”  “没关系啊”我很感动,都过了这么久了,老板还记得一年前的往事。   “那这样吧,你把位置调一下,让她还坐那吧”  去年她走后,老板让我挪到她办公桌。   这个位置,放着公司最重要的外部热线,厂里六七十人的生计,这根热线帮了大忙。   这个位置,光线最好,电脑最新。   而我原来的那个呢,光线好是好,就是经常好到刺眼睛;电脑新是新,就是总卡总得关机重启;对了,椅子直接在空调底下。

  我明白老板的意思了。

刚感动一秒,就被打回原形,唉~  “要不我搬到隔壁吧,这样也不挤”  “也好吧。

你现在用的这个电脑,也搬过去吧,以前那个不是不太好嘛”  就这样,我搬到隔壁了。   你又以为,故事到此结束了吗?然而,还没有。   其实,我也以为,我和她之间,不会再有什么交流。   我们工作性质不同,平常几乎没有交集。   我们不在同一个办公室,平常无需打什么照面。   然而,她的工作性质,俩月之后,发生了一点变化。   除了接手一部分新人忙不过来的业务,另外也开辟了一个新的,采购。

  如果光采购,我们交手的机会也有限。   然而,她却像变了一个人。

  一天早上,她笑容满面径直走进我的办公室。   “给你!"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零食。

  没有多余的一个字,说完即刻转身离开,独留我一人诧异。   “明早我有时间带卷饼,谁要?”她在群里喊。

  我没有应答。   第二天早上,  “这份是给你的."我又一脸诧异。   就这样隔三岔五的糖衣炮弹,我被收买了。   我们成了工作闲暇谈天说地的好朋友。

虽然:  她会夸我工作能力强,也会把我推开直说你脑子笨;  她会说我们都是妈妈有共同语言,也会不忘提醒我和她的代沟;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