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猪养殖官网怎么样

豪猪养殖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明镜》周刊记者造假丑闻震动德国新闻界

发布时间:2019-06-13

《明镜》周刊记者造假丑闻震动德国新闻界

图为位于德国汉堡的《明镜》周刊办公楼。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德国《明镜》周刊在西方新闻界享有盛名,是德国人眼里“捍卫民众权利的先锋”。 但是最近《明镜》爆出的新闻造假事件,无疑给标榜“实话实说”和“严谨取证”原则的德国新闻业以沉重打击,也引发了人们对于西方舆论真实性的怀疑。 日前《明镜》周刊在线公布一份报告称,该刊记者克拉斯·雷洛提乌斯曾在稿件中大量伪造故事和人物。

根据《明镜》的报告,该记者承认自己曾多次编造故事或加工事实,报道中所谓采访过的某些人物实属无中生有。 此消息一经公开,在德国媒体界引发轩然大波,以《明镜》新任主编克鲁斯曼为首的总编部承认:“这可能是《明镜》最大的新闻危机。 ”《明镜》领导层将设置一个由内外专家组成的委员会,查清造假行为。 初出茅庐获奖多克拉斯·雷洛提乌斯何许人也?根据德国媒体同行的讲述,雷洛提乌斯是《明镜》周刊最有才华的年轻记者之一,他从28岁开始便以自由记者身份为《明镜》周刊撰稿。

作为一名“80后”青年记者,拥有政治学和新闻学双学历的他被认为前途无可限量,他的足迹遍及亚洲、美国和拉美,在《明镜》《世界报》《新苏黎世报》甚至英国《金融时报》等欧洲多家著名媒体发表了多篇原创报道。

他本人经常以青年才俊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身高超过米,外形俊朗,更重要的是雷洛提乌斯作为国际新闻记者文笔流畅,修辞拿捏火候到位,叙事以及场景描写画面感十足。 从2017年开始,他被德国《明镜》周刊聘为专职记者,撰写深度调查报道。

自2011年起,他共有近60篇稿件在《明镜》周刊上登载或在线发表。 最为讽刺的是,就在雷洛提乌斯被爆出造假丑闻前不久,他刚刚获得德国新闻年度大奖。 此前,雷洛提乌斯获得过“美国CNN年度新闻记者”“德国记者奖”“欧洲新闻奖”“天主教媒体奖”等各种新闻奖项,可谓拿奖拿到手软。

2018年,雷洛提乌斯共完成12篇稿件,其中10篇被《明镜》周刊列为特稿,同时也是收费阅读文章,可见《明镜》对其重视程度。

胡编乱造无底线《明镜》周刊这次公布的造假事件中,雷洛提乌斯撰写的55篇报道都或多或少存在造假嫌疑,而至少14篇文章已被证实涉嫌虚构、编造、篡改和无中生有。

据德媒报道,雷洛提乌斯在自己撰写的新闻稿件中全面或部分地捏造假人物、假故事、假场景、假引言,俨然一个造假老手。

特别是在2016年发表的一篇有关生活在土耳其的叙利亚孤儿的报道中,有些孤儿的身份和经历竟然可能纯粹是他捏造出来的。 这篇曾经获奖的报道感动了无数读者,他还通过私人邮箱为孤儿发起募捐活动,但是捐款直接流入他的私人账号。 为此,他还将面临犯罪指控。 《明镜》总编部成员费希特纳表示,内部员工提供线索后才发现雷洛提乌斯的造假行为。

当缺乏写作素材的时候,雷洛提乌斯便会动用自己的“创造性”和“想象力”。

2018年11月,雷洛提乌斯和同事胡安在《明镜》周刊上联名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在美墨边境部署重兵防范移民的报道。 然而,作为第一作者的胡安对于文中一些细节的真实性感到怀疑,随后他电话联系了雷洛提乌斯文中的两名采访对象,甚至亲赴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小镇,但是发现雷洛提乌斯根本就没有和报道中的多位人物见面。 在巨大压力下,胡安仍然坚持向总部揭发了雷洛提乌斯的猥琐行径,最终令总部下决心对雷洛提乌斯开展全面调查。

尽管《明镜》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但费希特纳仍十分头疼,因为很难确定雷洛提乌斯的稿子里哪些是事实,哪些是捏造,甚至怀疑他在《明镜》发表的稿子没有一篇是完全真实干净的。 造假事发后,《明镜》并未撤下其涉嫌编造新闻和采访的稿件,而是将它们统统设为免费阅读模式,供人检查核对可疑之处。 信誉伤害如塌天虚构新闻事件对《明镜》周刊乃至德国新闻界声誉造成的伤害已然不可挽回。

德国新闻工作者联合会主席于贝阿尔在一份通报中称,“这名记者的不轨行为不只使《明镜》的声誉受到重创,也玷污了整个新闻行业的可信度”。 德媒也把此次雷洛提乌斯事件称作继伪造“希特勒日记”事件后德国新闻业遭受的最大一次信任危机。

1983年,德国《明星》杂志曾宣称希特勒的秘密日记在他们手中,并以系列形式发表日记的摘录部分。 然而德国联邦刑事警察调查发现,该日记是彻头彻尾伪造的。

此时《明星》杂志已出售多达62卷造假日记,并借此获利930万德国马克。 那次事件对《明星》杂志信誉的损害几乎是无法弥补的。 总部设在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的《明镜》周刊是一家十分有影响力的德国媒体,一直以深度调查报道闻名。 《明镜》已有70多年历史,其纸质周刊每周的平均发行量近110万册,在面临转型挑战的纸质媒体中可谓屹立不倒。 在《明镜》创刊后不久的20世纪50年代,当时的联邦德国政府十分黑暗。

由第一任主编鲁道夫·奥格斯坦率领的《明镜》周刊首先向政府发起进攻,写了大量尖锐的政治评论,奥格斯坦与当时黑暗的联邦政府抗争的十年在德国历史上被称作“民主突击炮”。

德国前外长根舍曾这样评价奥格斯坦:“如果没有他,我们国家会完全不同,绝对不会如此自由开放。

”在《明镜》办公大楼走廊上,《明镜》的创办者奥格斯坦的箴言“讲事实”在墙上已经镶嵌了数十年之久。

在这数十年间,《明镜》成了德国最有名望、销售量最大的新闻刊物,以有深度的分析评论以及真实的新闻报道被业界所认可。

此次事件后,《明镜》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明星》?以事实为依据开展新闻报道本应是每位新闻从业者最基本的品质,雷洛提乌斯的行为令德国乃至整个西方新闻界蒙羞。

“我们身边究竟有多少个雷洛提乌斯?”《明镜》的读者们不禁要疾呼发问。

(记者田园)。